kakuhi

构图有参考
卓大王贴纸
Naonao 星月链
Miss sun 云朵胶带
亚亚听夏 绣球花

Vlab的分装快用完了,预售没入,悔不当初…

亚亚听夏 彩带、绣球花
柠檬树 信封贴纸
Naonao 小星星胶带

【金光】博物馆之友 上(独万)

设定是博物馆讲解员和考古专业学生
论文期间的摸鱼(我有罪…)
不会很长,大概是上下或上中下就结束
有恨心、觞渊出没



1.僚机驾驶员是高危职业。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万雪夜绝对不会答应和忆无心一起去博物馆。去博物馆本身不是坏事,但藏镜人听说忆无心和一个全身非黑即白的人在一起而匆匆奔赴“战场”,同样走黑白路线的她则无辜躺枪,被无心的老爸当作“拐跑他宝贝女儿的混蛋”,一言不合就开打。
“叔叔……”
“谁允许你这样叫我!”藏镜人怒不可遏,抬手就是一拳。
万雪夜侧身闪过:“厄,罗先生,你听我解释……”
“有什么可解释的!我不听不听不听!!”
啊,任性的中年人真的好麻烦。
总是万雪夜再怎么身手矫健,也绝不想惹比黑道还黑道的藏镜人。眼看他又是一掌,万雪夜朝左侧一偏,打算借力滑过——不巧,踩上了一滩水。
“pia~ji~”万雪夜相当狼狈地摔在地上。
躲不过就躲不过吧。万雪夜视死如归地想,你知不知道全市最有名的律师的男朋友是我们家酒吧的VIP客户。
就在藏镜人要出手的时候,一名工作人员挡在她面前:“先生,请不要在博物馆内打闹。”
逃过一劫,完美。
这时,忆无心也来了:“爹亲,你在做什么?”
藏镜人闻声回头,看见自家宝贝女儿,以及她身后一个“非黑即白”的男子——黑白郎君。
“南宫恨,居然是你!”藏镜人明白其中出现了偏差,但对他来说根本不重要,他此刻只想打人,哦不,拐走他女儿的人在他心中已经提出了灵长类的范畴。
南宫恨也不是善茬:“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生气,但南宫恨将以你的失败为快乐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所有人(忆无心除外)的期待下,两人决定在博物馆门口打一架。
“怎么样,还能站起来吗?”先前出手相助的人回过头来,万雪夜扶着墙起身:“没事。”才怪!刚才摔得太狠了,这下估计是扭到脚踝了。
那名工作人员急忙上前想要搀扶,万雪夜摆摆手:“不用扶,我还能走。多谢了,这位,嗯……同志。”
“叫俺独眼龙便可。”那名工作人员说道。
虽然扭伤看脚,万雪夜还是以一种堪比五月天的倔强姿态坚持单脚蹦跶,独眼龙则用忧心的目光在一旁围观。
万雪夜绝对觉得有些别扭:“你不用这样看着我,不就是摔一下,又不会怎么样。”
“俺不担心你。俺只是怕你撞到柜子,损坏文物。”
另一名工作人员莫前尘推着公共轮椅走来:“你们是不是傻?有什么不是一张轮椅不能解决的?”


“给。”员工休息区内,独眼龙递给万雪夜一袋冰,“敷一下可能会好一点。”
“多谢。”
独眼龙忍不住问:“你是怎么惹到罗碧的?”
万雪夜想了想:“因为一点误会吧,说来话长了……”
最初的最初,事情可以追溯到3个月前,高考刚结束,万雪夜身为Z大——全省唯一21x大学——的学生,受邀回母校给新高三的学生介绍学习经验。那个时候,忆无心有了她的联系方式并加为好友。之后呢,忆无心表示自己也有心考Z大的考古系,时常找万雪夜咨询,万雪夜也非常享受这种帮助小学妹的感觉。一来二去,两人熟识了起来,忆无心开始邀请万雪夜一起去博物馆,希望能切实了解本专业的知识。如果说堪称“完美”的雪夜小王子有什么弱点的话,那就是她从来都无法拒绝女孩子,更何况是如此可爱的小学妹。她要是能早一点看《倚天屠龙记》,今日大概能避过一劫。回到万雪夜和忆无心身上。暑假起,她们常常一起刷各个展览。然而,她们十有八九能“偶遇”黑白郎君,从概率学上着绝对算不上巧合了啊!!在这种情况下,双商奇高的万雪夜总会默默退到一边,保护自己的视力。就是从那个时候,藏镜人开始听说自家闺女和一个大熊猫配色的人谈恋爱。(当然在藏镜人的眼里,无心怎么会早恋呢?一定是对方诱拐自家闺女啊!!不应该啊!!!)
过了一会,无心带着藏镜人和黑白郎君也来到了休息区。
“雪夜大哥,对不起啊!!”无心一脸愧疚。
万雪夜一向看不得女孩子委屈的表情:“厄,不要紧,无心……小兄弟。”
藏镜人的火气“蹭——”地又上来了:“臭小子,你居然敢开无心的玩笑!”
“我也不是小子,我是女的。”
沉默片刻,一旁的黑白郎君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藏镜人你也有今天!”
“刚才还没打够是吧?再来啊!”
“来就来!刺激啦!哈哈哈哈哈哈!”
说着二人又朝着外面走去,无心已经不想管了。
“真是辛苦你了。”万雪夜同情地说。
“我没什么,”无心还是觉得过意不去,“倒是给你添了不少麻烦,抱歉。”
万雪夜耸耸肩表示无所谓:“僚机嘛,高危职业,我有心理准备。想当初我被我室友的男朋友和她男朋友的三个弟弟堵在了一个小巷里。”
“后来呢?”不要说无心,连一旁的独眼龙和莫前尘都开始期待后续。
“后来我在梅香坞唱了2个月没休息,才把医药费给付清。要不他们就要告我了。”


闭馆后,独眼龙推着自行车出来,正巧在门口碰见这一群“闹事之人”。
藏镜人:“无心,爹亲载你回去。你那个朋友我也顺路送回学校。”虽说那个语气是很不情愿。
黑白郎君一声冷哼:“小女娃,本郎君的车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坐。我可以看在你的面子上送你朋友一程。”好像也不是很乐意。
卷入修罗场的万雪夜急于脱身:“厄,不用了。有人送我。”
“谁!?”
万雪夜环顾四周,和独眼龙三目相对。
“就是这位乐于助人的工作人员。”
独眼龙一脸懵逼。
“就这样吧。”万雪夜朝着独眼龙走去,“你们先回去吧,不用管我。”
在目送无心他们走后,独眼龙说:“你要去哪儿?”
“不用送了,我就找个理由脱身而已。多谢了,我走了。”说罢,万雪夜身残志坚地走向公交车站。
独眼龙叹了口气:“你等一下。俺向同事借车送你。”


车上,为了打破尴尬的气氛,万雪夜先开口:“独眼龙,你是新员工吗?我以前来好像没见过你。”
“不是。其实俺是志愿者,只在周末来。”
“哦。那你讲解的还挺专业的。”
“哈,兴趣而已。”独眼龙又问,“那你呢?飞行员?”
万雪夜十分不解:“诶?为什么这么问?”
“你之前说你是僚机什么的……”
万雪夜反应了一下,艰难忍笑,道:“这个僚机,有一个引申义……”


车停到了校门口。万雪夜从后座捞了一把伞:“停在门口就好,开进去不方便。独眼龙,伞借我一把。”
“你拿吧。不需要俺送你进去吗?”
万雪夜一只脚已经走出车门,回过头道:“已经麻烦你许多了。下周末我会把伞送到博物馆,多谢了。”说罢,她拄着伞朝校园蹦跶。没走几步,“呼啦——”围过来一群妹子,抢着搀扶,看起来脚都要离地了。
人缘好的人真不用担心啊。
蹦跶回宿舍,室友飞渊正苦于没有创作灵感。看见万雪夜的这般惨状,立刻拷问起来。
“啊!多好的故事。”飞渊听完后一脸陶醉,“钱钟书曾说,借伞是爱情的开始。”
“你不要觉得我不是文学院的就一定读书少。人家说的明明是借书。”
“差不多啦,重点是借啊!”
“哦。等我下周还了就再无瓜葛了。”
下周,万雪夜会为这句话深深感受到什么是“打脸”。她在晴空万里的日子提着伞出门,还被顺路碰见的剑无极嘲讽了一句“你去求雨吗”,结果到了博物馆就开始下雨,一直下到闭馆,万雪夜只好又撑着伞回学校。
飞渊正在寝室写稿,看见万雪夜生无可恋地把伞搁到阳台,不由感慨:“你,还不是天的对手。”

终于记得搞一张背景纸

卓大王“吃吃吃”贴纸
基研所 水果红紫
MT 条纹基础款

步履不停,我特别喜欢的一个牌子,标签和保修卡都设计得特别有趣

最喜欢的模特玲奈,知道她是因为日剧《对不起青春》,好想再刷一遍啊(别想了快写论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