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kuhi

好奇柜,一个有趣的小展览。唯一遗憾的是现在都用电子门票,没有纸质票收藏。后几张是好奇柜的展品。

忙于论文,很久没更新了( ˊ̱˂˃ˋ̱ )
mindwave 相框贴纸 + 吉 造景山胶带

土豪胶带是我入过最贵的分装,省着点用・:*+.\(( °ω° ))/.:+

老实说亚亚听夏早起的胶带,印刷挺糊的。但还是好看啊!

宇航员这张贴纸真的太好看了,早知道应该多囤两套

【金光】博物馆之友·中(独万)

2.不管几岁都要提高安全防范意识
在某个风和日丽、特别适合出去浪的周日下午,万雪夜被风逍遥辅导员——说是辅导员,也只是研二的学长,几乎没有人喊他老师——拐到团委写策划。
“为什么每次你活干不完都要找我?怎么不找飞渊,她不是你老乡吗?”万雪夜“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表情狰狞一如弹奏《命运交响曲》的郎朗。
“飞渊周末要约会啊,我怎么忍心呢?”
“所以单身狗没人权是吗?”
风逍遥露出和善的笑容:“单身狗当然没人权,但是有狗权啊!”
万雪夜起身欲撤,风逍遥见状,将她死死按回椅子上。
“我要罢工!我下午还有事呢!”
“我求你了,离死线不到3小时,好歹把这份策划写完吧!”
万雪夜垂死挣扎:“风逍遥,你为了博得铁骕求衣的欢心,一下子揽这么多活,干不完就让我舍命陪君子,我真是看错你了!”
风逍遥寸步不让:“你在瞎说什么?我不过是为了换点酒,别说的好像有不正当关系似的。”
突然响起敲门声,吓得二人立刻停火。
飞渊推门而入,故作深沉地说:“男老师和女学生单独在办公室不要关门,不然会被怀疑有不正当男女关系,影响不好。”
“你放心,我和万绝对不会被误会有不正当男女关系,最多被当成搞基。”
“滚。”

既然飞渊来了,万雪夜也可以从“打白工”中解脱了。她匆匆收拾东西,并嘱咐飞渊: “飞渊,这个策划就你帮忙收个尾,我有事先走了。”话音未落便跑路了,生怕再被逮回去。
见万雪夜已经走远,飞渊迫不及待地和风逍遥分享八卦:“风大哥,你有没有觉得雪夜今天和平时不一样?”
“有吗?看不出来。”
“雪夜很少化妆的,今天涂了豆沙色的口红,前天还和我们做了指甲,低调知性的奶茶色,多不寻常!”
风逍遥的八卦魂也燃起来了,他放下没写完的报告,给万雪夜发了条微信:“万啊,你今天的豆沙色口红和奶茶色指甲油很心机啊,是不是又情况?”
万雪夜很快就回复了:“这种颜色你都看得出来,风老师你真的是直男?”
紧接着又是一条:“找了份兼职,想打扮得职业点罢了,不行吗?”

万雪夜在“灵•界”博物馆找了份讲解员的兼职。
“灵•界”是一家私人博物馆,馆长灵尊,主要负责人是灵尊的大弟子梁皇无忌。博物馆正式营业还不到一年,无论选址、展品还是内部设计俱佳,然而知道的人并不多,工作人员也少,独眼龙也是作为灵尊的半个徒弟,周末过来义务讲解。
自从上次的意外之后,万雪夜办了张季卡,几乎每周都会去转转,很快和那边的工作人员混熟了。见他们缺人,她就自告奋勇地加入了。像她这样专业对口又不要钱(博物馆还是会象征性地支付一点)的工作人员实在是打着灯笼难找。其实她在这里兼职也快一个月了,但一直没告诉其他人,也说不清为什么,只是觉得向飞渊解释会很麻烦。
下周有一个佛教文物的专题展。闭馆后,万雪夜没有离开,而是和他们一起布置展厅,差不多折腾到快8点。
临走了,莫前尘递给万雪夜一个信封:“小万啊,这里面有几张赠票,你分给同学,也算是变相宣传。”
“谢了啊,二师兄!”
才出馆,又见到推着自行车的独眼龙。虽然第一次见面相当传奇,但之后私交甚少,,也就偶尔交流一下解说心得或历史问题什么的。
“雪夜,这么迟,你怎么回去啊?”
“还好。我们系在玉井校区,离这里很近,公交2站,万一错过末班车走回去都行。”
“顺路,俺送你去车站吧。”
万雪夜耸肩,表示无所谓,心里却莫名高兴。
我只是借此机会讨论学术,她想,但实际并没有问出学术问题:“独眼龙,我听说你不是文史专业的?”
“是啊。俺是冶金行业技术员,对青铜器感兴趣,后来认识了灵尊,跟他学了不少。”
“那还挺难得的啊。”
二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还没到车站,就听得一声闷雷,然后就开始下雨。他们走的又是林荫道,也没个避雨的地方。
“雷雨天你在外头走也不太安全。”独眼龙有些犹豫地指了指边上的小区,“俺正好住在这儿……”
“那就麻烦了。”

进了屋,独眼龙给她找了一条毛巾:“把头发擦擦,别着凉了。干净的。”
“谢了啊。”万雪夜接过毛巾,看到上面印着“XX志愿者协会”,边上还有个年份。
“这好像是地震那年……”
独眼龙看了一眼,轻描淡写地说:“还真是,俺都快忘了。俺去烧点水,你先坐会儿。”说着进了厨房。
万雪夜开始打量起书柜,发现里面有一套青铜器图册,忍不住翻看起来。
“有感兴趣的书?”
万雪夜看得正专注,听到这么一声,赶紧合上书:“不好意思,就是一时好奇,忍不住想看看……”
独眼龙摇摇头表示不介意:“坐吧。你可以借回去看。”
“不用不用,”万雪夜蓦地想起之前飞渊讲起的“借书论”,“能让我现在翻阅一下就好,多谢。”
“那你坐下看吧,别客气。”独眼龙并没有察觉到她语气的变化。
万雪夜道了声谢,继续看书,但到底看进去了些什么也就她自己知道。
独眼龙捧着杯子,开始发挥“老干部”的余热:“你们年轻人还是要提高一下安全意识。俺跟你虽然是同事,也没有很熟,就这样去别人家……”
“那你们中年人也要提高安全意识啊。”万雪夜学着他的口气,“就这么随随便便放不熟的人进家门,不怕引狼入室吗?”
“俺还真不担心。俺年轻时练过散打。”
“我也不担心。我都代表校队参加跆拳道比赛。”

雨声渐渐小了,也听不见雷声了。独眼龙起身:“俺开车送你吧,走夜路不安全。”
“不安全的一定不是我。”
“那俺更得送你了,以免明早看到你因为过失伤人锒铛入狱的新闻。”
“那,麻烦了。”

回到寝室才10点多,飞渊正在和她男朋友北冥觞煲电话粥。看到万雪夜回来,目光如炬地看着她:“雪夜,刚才阿觞说他看见有人看车送你回来。是谁?还是上次那个大叔吗?”
这人的直觉怎么这么准?万雪夜郁闷地想,面上却不露痕迹:“他难道不知道滴X打车吗?”



在本设定里,风逍遥真的不是直男,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暴露。如果有机会给他写个小番外(我是说如果……)因为是非专业人士,一直避免写讲解场面,但接下来是躲不过了,这以为着我要拖更了,对不住……

构图有参考
卓大王贴纸
Naonao 星月链
Miss sun 云朵胶带
亚亚听夏 绣球花